太史令

我活成你最想要的那个样子。

【澜巍】我总感觉邻居家有点怪怪的

·ooc预警!
·双黑化注意!
·一堆bug别在意!
·瞎瘠薄乱写别认真
·辣鸡文笔
·原创人物第一视角
·又名“总有不长眼的要去打扰人家夫夫情趣”


1.
现在是凌晨一点十七分,隔壁还在吵,床铺不断晃动吱呀吱呀的声音隔着墙一声不落地传来了我这边。
我躺在床上,脑袋正对着声音传过来的那堵墙。
耳机里定了四十五分钟自动关闭的歌已经停了,悦耳温柔的女声忽然停下,于是整个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下了隔壁的声音。
……有辱斯文,开不了口描述到底是怎样的声音。
我有点欲哭无泪,愤愤地想着我总算知道为了这儿的房租那么便宜却为什么还是没人租了,隔壁实在扰民啊!
虽然在人背后揣测别人不是很好,但是我的职业习惯让我下意识开始分析隔壁邻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搬家的时候见过个背影,年轻男性。似乎独居,但是晚上能闹出那么大动静,可能还私生活混乱。
我实在困得不行,脑子里胡乱想着什么,一摸手机按亮看了看时间:两点了。
明天、哦不,今天可是我要去特调处报道的日子啊!
要是没睡好精神不济怎么见那些特调处的偶像前辈啊!
我翻了个身,可怜兮兮地把自己缩起来试图逃避隔壁的声音,脑子里想的却是三年前大战时特调处的大英雄们的英勇事迹:特调处处长赵云澜,千年老猫大庆,妖族族长祝红……还有郭前辈,楚前辈,林静学长……还有……英勇就义了的黑袍大人。
唔……怎么能在这种背景下想他们呢……
我慢慢陷入沉睡。

2.
虽然晚上睡得时间很少,但是睡眠质量还是不错的,早上起来精神不错,脸色也没有多难看。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特意比上班时间早了半个小时,就是怕迟到。
到了特调处的时候这儿还没开门,我蹲在路边上等着有人来上班,听说特调处这几年都没再进新人了,现在里面的都是经历了那场大战的英雄们,我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也能加入特调处,能和他们共事。
正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向后躲,果然马上,一辆大红色的吉普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异能是感受到周围人的情绪,但是只是能感觉个大概,比如害怕厌烦高兴之类的。没错,我是个地星人。
从车上下来的是……是赵处长!偶像啊!!!
我站在路边呆呆地看着他,想着不愧是赵处长,连出场方式都那么拉风,叼着个普通的棒棒糖都那么酷!
而且本人和历史书上长得一模一样诶!
说来也奇怪,历史书上有特调处英雄的图片,还都是证件照,但是唯独没有那位牺牲了的黑袍大人。
我到处找资料翻了好多当时的报道和记录,也只找到一张侧脸的照片,这侧脸的照片上的人还带了个面具戴了个兜帽,就露出了个下巴。
特调处资料一定很齐全吧,听说当时黑袍大人还在特调处当过顾问来着,到时候再查一查或者问问前辈们吧。
赵处长下车之后看到旁边还有个抱着包愣着的我,估计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就是那个今天来报道的新人,或者他根本忘了今天有个新人来报道。
这是他的表情告诉我的,说来奇怪,我感受不到他的情绪。
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开口,第一次和偶像面对面对话还有点紧张,说话也磕磕绊绊的。
“赵、赵处好!我是新来的!我叫陆xx!”
说完还鞠了个躬。
“哦——小陆是吧?来来来,等你很久了。林静!出来,来带这位小陆同志熟悉一下环境!”
我还没来的及在心里吐槽您不是刚来吗就被赵处带着进了特调处,他把我推给了里面一位正在玩游、写报告的人就径自去了他的办公室了。
是林静学长!
这么短短十分钟之内见了两位偶像,我激动的要昏古去了。
然后的一个上午,我在林静学长的指导下办好了入职手续,还见到了特调处其他几位英雄!
激动!

3.
我现在基本上算是在特调处安稳下来了,说实话这里实在是闲,大战之后地星海星的通道都被锁了,只剩下一些一直活在海星的地星人,这些人一般不搞事只想安稳过活。
于是我们只是每天凑在一起唠嗑之类的,特调处的前辈们都十分好相处,在他们中间我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排斥,他们身上带着的都是纯粹的友好。
就是我依旧感受不到赵处的情绪,他也不和我们一起唠嗑,每天一来就进他办公室,一下班就走,一分钟都不多待。
我也开始在特调处图书馆查一些关于黑袍大人的信息,但是还是一无所获,只有些古籍里能到找只言片语。
查不到我就去问了前辈们,奇怪的是我问到关于黑袍大人的问题时能感受到他们明显凝滞了的气息,而且……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害怕。
当然,他们没有给我任何有用的消息,只是让我别再问了。
我十分疑惑,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查不查无所谓,但是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

4.
外面下了雨,我下班回来没挤上公交,打车也打了好久,进了楼里已经晚上十点左右了。
我浑身湿透了,只想赶快回家泡个热水澡然后睡个觉。
路过隔壁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些熟悉的声音,我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就让我僵在了原地。
门开了一条缝,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房间里的沙发。
我看到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附在另一个男人身上。上面那个男人小麦色肌肤,身上已经布了一层薄薄的汗水,肌肉隆起的弧度在灯光下仿佛闪着光……是赵处。
赵处的背上环着一双胳膊,那胳膊雪白雪白的,几枚艳红的吻痕各位显眼,他的脸被赵处挡着看不清全貌,只能在颠簸中露出红润的唇和小半个下巴。
忽然,那个男人似乎是看见我了,我也终于看见了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含着泪水,不知道哭了多久,能清楚看到眼睛的泪痕,他的鬓角不知道是被汗还是眼泪弄湿了,几缕头发黏在脸侧,配着他红润的唇和水红的脸颊……
伏在他身上的男人抓着他雪白的大腿不停进入他,他受不住一般缩起身子小声呜咽,那男人就强硬分开他四肢,还低头在他胸口咬了一口。他反抗不过身上的男人,只能颤抖着身体接受男人的撞击,他脚踝上的银色脚铐也哗啦哗啦的响。
他看到我的时候瞳孔一瞬间缩了一下,眉头皱的更深,我感受不到他的情绪,但是我看他的表情……他是不是在求我救他?这个眼神,是在求救吗?

5.
我快速离开了赵处家门口回了自己家。
我靠在门上大口喘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了那一幕我心里最大的感受不知尴尬而是害怕。
大概是当时赵处的气场太过恐怖,哪怕他没看到我,我也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双冰冷残酷的眼神注视着。
而且在我看到那截下巴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位是谁了……黑袍大人,特调处所有前辈都不愿提起的黑袍大人。
所有资料上都是已死状态的黑袍大人还在赵处家里,可是我从来看过黑袍大人出门,也没听其他邻居说那一家有别人在。
配合着那人纤细脚踝上的脚铐,我只能想到一个词——
非法监禁。
我的偶像,特调处处长赵云澜监禁了我的另一位偶像黑袍大人?那位大人还是外界眼里在那场大战中已死之人,是赵处的战友……
我该去救他吗。

6.
我这几天寝食难安,满脑子都是那天看到的场景。
黑袍大人那天也是看见了我的,但是他似乎没有告诉赵处,我这几天没有感觉到赵处有什么不对,也没来找我问话什么的。
那双眼睛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我忘不了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越想我越觉得那双眼睛太复杂了,我其实一点看不透那双眼睛里是什么。
但是,我已经不想知道那双眼睛里是什么意思了,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救他。
我故意没敲门装作无意地闯入了赵处办公室,进去之后演出赶紧道歉的样子,实际上就为了知道每天赵处在办公室都在干什么。
这一趟虽然被赵处骂了一顿,但是我也知道了,他办公室的电脑可能连着家里的监控,我余光瞟到的是他家里黑袍大人正躺在床上睡觉。
我极为仔细认真地研究过当年那场大战和特调处这几位英雄,清楚了解过这几位的性格,我知道黑袍大人是怎么一位君子,一位英雄。
如今,这位英雄被人抹去了大半在外界的消息、被绑在家里,被人当做一个玩物豢养着?
我一定要救他。

7.
赵处今天晚上被海星鉴叫去报告工作了,我的机会来了。
我一下班就冲回了家,把我这几天买的车票和一些日用品一起打包成行李,只要我救出了黑袍大人,就让他带着这些走,我留下殿后。
我用一根铁丝开了赵处家的门,然后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了。
赵处家窗帘都严严实实拉着,整个屋子都暖和昏暗,但是家里挺干净,看得出是有人经常收拾。
客厅里没人,估计黑袍大人是在卧室里。
卧室门没锁,我就小心推门进去了。
卧室里依旧是窗帘拉的很严实,但是能通过微弱的光线看见床上有个盖着毯子的人。
他就那么没有防备的躺着,毯子下的身体也是赤裸着,露出的肩膀和小腿脚踝上都满是齿痕牙印,难以想象他经历过什么。
我加快脚步凑过去,他双目闭着没有一点防备,我小声叫醒他,告诉他我是来救他的。
他刚睁开眼时眼里还有点懵懂,看清我后眉头有皱起来了,我依旧看不透这个眼神,但是这不妨碍我一定要救他。
我试图拉他起来,他开始挣扎,但是没力气挣扎,我以为他只是害怕离开这之后赵处会找他麻烦,只能轻声安慰他。
但是他挣扎的动作带动了他脚上的链子发出了一点声音,于是我去查看那个脚铐。
脚铐制作很精致,银色的,上面还有雕刻的漂亮的花纹,大概是些我不认识的文字,我只能依稀认出来其中一个字是“澜” 。
这个脚铐是正常大小但是链子很细,几乎是细到好像我直接用力就能扯断,于是我就扯了。
随着链子断开的细小声音我听见了来自门口的,开锁的声音——

8.
赵处回来了。
我僵在原地,耳边听到的是恶魔靠近的脚步声,他还没到卧室门口仿佛就知道是我,我听见他的声音,与往常无异但就是透着股寒意。
“这小陆,你大晚上不回自己家来我家干嘛呢?”
我的血液都仿佛冻结了。
我慢慢转头向卧室门口,就看到赵处抱着臂靠在卧室门框上,他还叼着根棒棒糖,还是吊儿郎当的笑,我却害怕的开始颤抖起来,仿佛被扼住了喉咙捏紧了心脏。
我下意识挡在了黑袍大人身前,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虽然我并不觉得我能和赵处拼一拼,但是我一定要保护好黑袍大人。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来自我背后的声音,自我进来后就一直沉默的黑袍大人开口了。
他说:“云澜,你回来啦。”
我急急忙转头过去,看到刚刚还像木偶一样的黑袍大人有了生气,他脸上带着温柔眷恋的笑,眼睛里也是明晃晃的依赖眷恋,我忽然明白了。
哪有什么非法监禁?他俩分明是一伙的。
我心里发凉,恐惧蔓延我的五脏六腑,我只感觉自己和两只恶鬼待在一起。
我再也没有勇气挡在黑袍大人身前,我哆嗦着往一边退,直到我的脊背抵到了冰冷的墙才停下来。
他俩依旧含情脉脉对望着,这里只有我是个傻逼,而且我可能还要因为这个傻逼行为死在这里了。
我看见赵处向我走过来了,他还在从衣服里掏什么,估计是他的黑能量枪,我不敢看他的表情,只希望他给我个痛快。
随着“砰——”的一声,我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那个脚铐可能纯黑色的更合适一点。
这是我最后的想法。

9.
又是一个一点十七分,隔壁依旧没有停下。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里默默道了声对不起,拿起手机给物业打了个电话。
“喂,您好,我是xxx的住户,是这样……没错,这大半夜的隔壁实在扰民……好好好,您马上来处理是吧?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评论(6)
热度(89)

© 太史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