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令

我活成你最想要的那个样子。

【白宇x朱一龙】今天居劳斯打游戏赢了吗?没有

·瞎瘠薄乱写别当真
·ooc预警
·写着写着我就想沙雕了……
·大概我就是个雕王 吧
·文笔不好请见谅
·……大概没什么bb的了
·算了再bb一句求评论v(◦'ωˉ◦)~♡


白宇轻轻放下手机,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向正坐在床上打游戏的朱一龙。
他显然很忐忑,手指不停地搓着衣角 ,呼吸频率也不太对,这么几步路他简直是一点一点磨过去的。不过好在,朱一龙的注意力完全在游戏上没看到他的异常。
终于,白宇挪到了床边,他甚至不敢坐在床沿,只是蹲在床边抬头看着朱一龙。
“你怎么啦?”
朱一龙早注意到了白宇过来的动作,虽然疑惑可是还是手里的游戏更重要些,一波团战眼看就能团灭对面了。
“哥哥……我们,我们分手吧。”
白宇依旧蹲在床边,微微低着头视线落在朱一龙盘着的腿上,那双腿白皙修长,脚踝精致纤细,连脚趾都是可爱的。白宇手指动了动,很想伸手上去摸一摸。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看到朱一龙身体一颤,原本被捧在那双漂亮的手上的手机也掉到了腿上,已经暗下去的屏幕上刘备三杀的图标刚刚出现。
白宇依旧低着头不敢看朱一龙的表情,大概是疑惑或者愤怒或者不敢置信。
长时间的沉默让白宇愈发不安,他没忍住抬头看了一眼。
“我天,哥哥你别哭呀,别哭别哭。”
他看见朱一龙在哭,那双白宇最喜欢的眼睛红红的,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朱一龙白皙的脸颊不断落下。
他鸦羽一般的睫毛被打湿了,在灯光下颤抖着,他睁大的眼睛也因泪水晶亮晶亮的。眼睛里似乎有委屈有不解,就是没有愤怒,他永远不会对白宇生气。
他的表情是茫然无措的,他嘴巴微微张开看着是想说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看着白宇流泪。
看得白宇心都揪起来了。
白宇觉得朱一龙的眼泪砸在了自己心里,在那颗除了鲜血就是朱一龙的鲜活心脏上狠狠敲了一榔头,鲜血被挤出堵在动脉和静脉里堵的他胸口闷痛,但是朱一龙还是填在他心里,他舍不得让他离开他的心。
可是现在是他一句话然他的龙哥哭成这样,白宇心想:自己真不是个东西,怎么能让他哭呢。
他赶忙站起来把朱一龙拥进怀里,双手按着他的背让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胸口。白宇能清楚地感觉到朱一龙的眼泪洇湿了他胸口的一小块不了。
白宇不停的用手轻轻顺着朱一龙的背,手指顺着朱一龙弓起的脊背上一溜凸起的脊椎摸着,在人耳边用哄小孩的语气安慰。
“哎呀哥哥别哭了,我刚刚瞎说的,对不起对不起……”
“别哭别哭,你一哭看得我心都揪起来了,我错了,哥哥……”
“不分手不分手,一辈子都不分手,你那么好我怎么舍得撒手啊,就是哥哥以后别嫌弃我就好……”
“不过你就算嫌弃我我也不放手,我还要每天抱着你,八爪鱼一样缠着你,反正你不忍心打我骂我,嘿嘿嘿……”
朱一龙就这么一直任白宇抱着,脑袋抵在白宇肩上小声打着哭嗝儿,他的手指也一直抓着白宇衣角不放,把那小小一块布料抓的皱皱的。
一声“defeat”响起时朱一龙才有了动作,他忽然一把推开白宇然后捡起了自己的手机,拉过被子背对着白宇躺下。
他整个人都缩在那被子底下,简直把自己包成了个蚕蛹一般。
还站在床边的白宇伸手去拉那被子的一角,一边拉一边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哥哥你别包那么严实,一会儿闷着了。”
“你走开!”
回应他的是朱一龙还带着鼻音的一句,同时那团团又往床边蹭了蹭离白宇更远。
然后……


然后朱一龙就掉到床底下去了。



21:56
大花轿:兄弟你自己选的大冒险可不能怪我们嗷
大花轿:你家那位反应怎么样啊我可听说那位西装举80kg铁啊哈哈哈哈
大花轿:希望你能活过今晚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花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23:47
大花轿:白宇?
大花轿:白宇?还活着吗白宇?
大花轿:白宇???白宇你还活着吗!!!
大花轿:白宇啊!兄弟啊!没想到你还那么年轻就……对不起!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爸爸对不起你啊!【痛哭流涕】【痛哭流涕】【痛哭流涕】

01:20
大花轿:白宇?
大花轿:白宇,你不会真的……
大花轿:在的话吱一声!实在不行我帮你报警啊啊啊啊!兄弟啊你还好吗!!!
白宇:……
白宇:拉黑了再见:)

评论(13)
热度(121)
  1. 柚子太史令 转载了此文字

© 太史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