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令

我活成你最想要的那个样子。

【韩沉x夜尊】我们仍不知道那天去夜店的到底是谁(上)

·韩沉x夜尊

·这是一个车头,然而就车头我就写了2187...

·ooc慎入

·新手对人物情节把控都不怎么样,请见谅

·文笔不好,请见谅

·对不起我似乎太黄暴了,蹲墙角反思

·一句话澜巍,凑不要脸打个澜巍tag

已经十二点了,夜尊还没回来。

韩沉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手里捏着一个手机,手机亮着的屏幕上是一张照片:“夜尊”看着喝多了,软软的被一个穿着皮夹克长着胡子的男人亲吻着。看着是在嘈杂的夜店里,又是偷拍光线角度都不这么好,但是那张脸绝对是夜尊。

这张照片是他组里一个组员两个小时前发给他的。

客厅里面没开灯,整个房间安静漆黑,韩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得他眼神更冷。

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个蛋糕和一瓶红酒,餐桌上他亲手做的一桌子菜已经凉了,他裤兜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盒子,盒子里是他挑了好久的一对戒指。

韩沉算的好好的,今天是他和夜尊恋爱520天纪念日,于是他特地早早结束了一个外地的案子急急忙赶在夜尊下班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悄悄回来了,歇都没歇一刻就马上去拿了早定好的蛋糕,又怀着一份从未有过的期待、喜悦、幸福做了一大桌子菜。他还算好了夜尊下班的时间,以保证夜尊回来之后菜还能是热的。

最后他终于忙完终于坐在沙发上能休息片刻的时候,刚刚好九点一刻,夜尊大概九点二十能到家。韩沉几乎是盯着那表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向从容的他心里第一次十分紧张,但是他又非常自信,自信夜尊一定会答应。

结果现在......

九点半夜尊没回来,韩沉心里虽然疑惑却也只觉得他可能半路耽搁了;九点四十五夜尊没回来,韩沉也能继续等,也没觉得什么,为了给夜尊惊喜他也没告诉夜尊他早回来了;十点夜尊没回来,韩沉终于忍不住了,掏出手机要给夜尊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了,结果就收到了这张照片。

火热的内心一瞬间凉透了。

韩沉不管面对多凶的嫌疑人多离奇的案发现场都能冷静分析案情,然后用他聪明的大脑抽丝剥茧最后抓住真凶的专业素养此时都失效了,他现在只是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在一片黑暗中凝视着那张照片。

这一坐就是两个小时。

 

夜尊是踩着十二点整回来的。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韩沉最后看了一眼表。刚刚好,夜尊刚刚好错过了韩沉精心准备的恋爱520天纪念日。

 

夜尊进了家门开了灯之后才发现沙发上坐了个人,一下被吓得差点跳起来,不过好在他马上发现这个人是韩沉才没有直接把手里手机丢出去。

“原来是你啊?怎么一个人坐那不吭声啊,也不开灯,等着吓我?而且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坐这了?”

夜尊一边换拖鞋一边问着,随手就把手机放在了门旁边的鞋柜上了。那边韩沉也不答话,只是眼神阴沉的盯着他。

他衣服换了,不是照片里那一件了,至于为什么要换衣服,配着那张照片想,答案很明显。

而且,夜尊身上有很重的酒味。

本来夜尊也没一定要得到个回答,韩沉不答他也懒得再问,反正韩沉早点回来他也是高兴的。于是他高高兴兴的凑过去想要讨个吻,被韩沉偏头躲开了。

“怎么了?不高兴啊?”

被躲开的夜尊一愣,却也不恼,只是低低笑了出声然后一屁股坐到了茶几上,刚好碰到了那蛋糕盒子的一角。

“诶呦?还买了个蛋糕,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韩沉终于开口了,他声音有点沙哑脸色也阴沉的可怕,他问:

“大晚上的你跑哪去了?”

“没去哪啊,就是去了趟我哥家,明天带你去见他。”

夜尊没说谎,他确实是去了他哥家,但是没待多久他和他哥就被那个坑爹的“哥夫”拉到了一家夜店,一直浪到这个点才回来。但是这话在韩沉这听来,就是夜尊瞒了他,甚至是——骗了他。

一想到夜尊骗他,甚至是因为出|轨而骗他,还忘了那么重要的日子,他就心头火起,放在身侧的手一瞬间握拳,手背上还暴起了青筋。

偏偏夜尊还什么都没察觉,他坐在茶几上还嫌够不到韩沉,于是起身弯腰两手撑到韩沉身后的沙发靠背上,把韩沉禁锢在他怀里,侧头去亲韩沉脖颈下巴。

“我问你大晚上不回家去哪了。”

“说了啊,我哥家。你今天怎么了?”

这次再问韩沉语气更差,简直近乎逼问,夜尊终于听出点什么了,他低头看着韩沉阴沉的脸色,眉头皱起语气也开始不善起来。

“哦?你哥家在夜店吗?你哥家能让你带上那么重酒味?”

“我没喝酒、你怎么知道我去哪了?你让人跟踪我?!”

这下夜尊的火儿也被点着了,他脸冷下来,站起身就想离韩沉远点,但是这个动作一下激怒了韩沉。他快速伸手扣住夜尊的腰,然后一翻身就把夜尊压在了他的身下。

“韩沉!你干什么!”

“我最后问一遍,大晚上不回家你去哪了,为了谁,干了什么。”

韩沉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他眼睛都红了,眼神近乎凶恶地瞪着夜尊。夜尊脾气也上来了,他心里觉得委屈,自认无愧结果就因为晚回来一会就要被韩沉按着指责?

于是他也一字一顿,瞪着韩沉,咬牙切齿地回到:

“关、你、屁、事,我做什么,关、你、屁、事。”

夜尊不愧是夜尊,他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反而“作”和“刚”或者“怼”各占半壁江山。

于是他又恶狠狠的说:“没事了?没事了就带着你的蛋糕滚,我要睡觉了。”

说完夜尊要伸手去推压在他身上的韩沉,结果只听见“咔咔”两声,他的手已经被一双银光锃亮的手铐拷住了。夜尊一瞬间火儿更大了,直接抬腿要踹韩沉,不出意外被扣住了脚踝。

“我艹尼玛韩沉!你干什么!”

“干你。”

韩沉火不比他小,这会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一手牢牢握住他一只脚脚踝一手去掰他另一条腿。

“你这是强|奸!不怕我去告你吗!”

听了夜尊这话,骑在夜尊身上的韩沉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他居高临下看着夜尊,忽然咧嘴冷笑一声,然后低头凑近夜尊耳边,低声道:

“那就把你艹死在这,不就没人知道了吗?”

 

评论(19)
热度(317)

© 太史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