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令

我活成你最想要的那个样子。

【白宇x朱一龙】那天我遇见了一只龙 (1)

·龙骑士白宇x龙朱一龙

·不知道什么的au

·瞎瘠薄乱写

·看个乐呵就好别认真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这是一片森林,植被茂密,气候湿润。

这儿最细的一棵树也有半米宽,最矮的一棵树也有十几米。这些树茂密的树冠挡住了阳光,于是森林里闷热潮湿,普通人难以忍受。而且普通人在这哪怕被树枝划破皮肤,也可能就死于感染或者什么了。

这儿各种野兽、昆虫也多得不得了,各种毒物也在这生活,还有危险的沼泽,稍有不慎就是尸骨无存。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危险的,传说这个森林的中心......生活着——龙。

 

 

如果你去问别人:龙是什么?

他会告诉你:

龙是浑身长着鳞片的庞然大物,它们有着一对大大的翅膀,有着四只尖利的爪子,还有一张血盆大口。它们无恶不作,残暴凶狠,牛逼的不行。

如果你被他的描述吓到,他才会慢悠悠但是又带着一种崇敬的语气补充:

不过没关系,我们有勇敢的龙骑士,龙骑士会打败巨龙然后驯服它们!让他们不再作恶,让他们改邪归正!

 

白宇就是一位龙骑士。

但是,他没有龙。

不是他实力不够,而是他运气不太好,一直遇不到龙。就算听到哪有龙出没的消息,第一时间赶过去,都见不到龙的影子。不是有人捷步先登就是消息是假的,要不就是龙已经跑了。

于是,白宇在二十八岁、从业四年之后,依旧是一位没有龙的龙骑士。

这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一个快三十的大男人,连女朋友或者老婆,都没有。

这是要被业内有龙的龙骑士嘲笑的呀。

 

终于白宇来到了这里。

这片森林因为太危险没几个人愿意为了个不知真假的传说来闯一闯,毕竟除了那几位厉害的已经有龙的龙骑士能保证全身而退,敢来这的就只有想老婆、呸!想龙想疯了的白宇了。就连白宇自认实力不俗,来这儿也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这里实在危险。

 

现在白宇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剑,浑身全副武装,一刻不放松地警惕着四周。

这是他进入这森林的第五天了,他慢慢接近了森林的中心。森林越往里就越危险,但是白宇已经在多日的奔波中感到疲惫了,而且......到现在,他还没发现龙生活过的痕迹。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要两个选项了:要么原路返回,要么继续往中心去。

原路返回=无功而返,半途而废。

继续前进=死在里边or前进一段距离再原路返回or找到了龙,驯服不了龙,被龙搞死or get属于自己的龙!

最后,白宇权衡再三,咬着牙、提着他的剑,选择了继续前进。

中途而退不是他白宇的风格,不拼一把就跑白宇自己都想唾弃自己。说不定这次就成功了呢,他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实力。而且,他隐隐预感到了,他这次一定能赚大发。

 

第七天了!

白宇简直要被这森林逼疯了,不说恶劣危险的环境,这儿要么寂静的没有一丝丝声音,要么就像现在:“万虫齐鸣”吵得白宇愈发暴躁。

以及,第七天了!他已经到森林中心了!结果还是连龙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找到!

他白宇是真的黑到非洲了吗?!是不是他退休之后直接去非洲都能直接当个酋长啊!!!

白宇心里都已经指着天开骂了,面上只是表情扭曲咬牙切齿,一手叉腰在一片空地来回溜达,试着平息一下自己的烦躁。

呼......冷静,这事儿随缘,强求不得,咱总会有龙的,不气不气......

不气个屁!

最后白宇还是没忍住,在一片令人烦躁的虫鸣里旋身一脚踹上了他身边一棵树,那树饶是看着大概两人合抱粗细也被他踹的大弧度晃了晃。

 

然后白宇就听到他脑袋正上方一声短促惊叫。

有个人掉下来了。

这个想法冲入脑海白宇就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伸出双手果然一个人正正好掉进了他的怀里。

白宇感觉,一瞬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盆友,体验过一见钟情吗?

 

朱一龙是只龙。

是一只非常好看......算了,按他自己的说法吧,是一只普通好看、普通厉害的龙。

这只龙,一没作过恶二没搞过事,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每天人形的在这森林里过的好好的。结果今天,正乖乖地睡着呢,就被人给踹下来了。

但好歹踹他的人还接住了他,让他避免了脸着地的窘境。朱一龙想了想,觉得还是该感谢一下的。

于是他保持着缩在人家怀里的姿势,仰起脸,挂着一幅温柔甜美的笑容,轻声说道:

“谢谢你,我是一只龙,请问您是......”

他想着,他这话即感谢了这人接住他,又用他龙的身份吓了这人,那就又报了仇又报了恩,简直完美,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

但是这时他余光一闪,偶然瞟到了他身边那棵刚刚被一脚踹弯的树,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实力不弱,而且说不定来这森林深处,就是为了......屠龙。

怎么办.......

他赶忙住了嘴,咽进去那句说了一半的话,下意识更往人怀里缩了缩、脸都急红了、磕磕巴巴地说:

“你好,我、我是朱一龙。”

 

好在白宇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他怀里这人,耳朵里听见的只有这人软软糯糯的“我是朱一龙”。现在这人又红着脸,可怜地软软地往自己怀里缩.......

乖乖,要了老命了。

实不相瞒,一向巧舌如簧、和谁都能唠几句的白宇低头看着自己怀里这人,脑子里只剩了两句话:

“你带火机了吗?”

“啊?没、没有。”

“那你是用什么东西点燃我的心的。”

“.......?”



{这篇文我只想了个开头,后续......实在没脑洞了}

{如果有小可爱关于这篇文后续有脑洞有想法的话可以评论一下,谢谢谢谢}

{以及我还是感觉我人物塑造好烂啊......心痛}

评论(12)
热度(96)

© 太史令 | Powered by LOFTER